成都乙肝携带者申领健康证被拒 期望消灭乙肝歧视

当乙肝病毒携带者雷闯比着胜利的“V”字手势、拿到浙江乃至全国第一张发放给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食品行业的健康证时,众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以为自己等来了一个信号:一个被社会大众承认、不被歧视的信号。于是,更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希望能“复制”雷闯的成功。

 
 


昨日,成都乙肝病毒携带者、31岁的成卓(化名)在经过7天的等待后,却没有如愿等到那张他视为“社交绿卡”的“健康证”……
隐瞒 只为换得正常的生活
这一纸健康证对成卓并没有实质意义,他现在和以后打算从事的行业,都不是食品行业。但是申请《健康证》对成卓而言却是一件非干不可的事。
31岁的成卓一直在一个医疗投资公司负责电脑维护工作。2003年的一次体检,成卓得知自己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与“病毒”为伴,成卓从心里开始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那一年,浙江大学的大四学生周一超,在考取公务员后,却因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而被拒之门外,周一超愤而杀人,最终也被判处了死刑。
成卓感觉到害怕。他第一个念头是害怕传染给刚刚新婚不久的妻子,还好之后的检查,妻子有抗体,身体健康,乙肝病毒并没有影响夫妻的感情。这让成卓感到欣慰。
除了妻子,成卓觉得自己有必要欺骗全世界,只为了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地生活。
奋斗 期望消灭乙肝歧视
2003年,大多数人谈乙肝色变,成卓自己也不知道“携带者”到底有多危险。他不敢告诉公司的同事,也不敢告诉父母之外的亲友。两年多的时间里,成卓根据各种各样的广告、尝试各种药物和治疗,花费了数万元钱,希望能彻底与病毒绝缘,终未能成功。
幸运的是,成卓所在的公司一直以来并没有硬性要求员工进行身体检查,这个秘密被一直深藏在成卓的心里。
2005年,成卓通过网络找到了一个名为“肝胆相照”的论坛。全国各地很多乙肝或者乙肝病毒携带者在论坛里,诉说着自己遇到的歧视、苦恼和与社会的抗争。成卓觉得找到了一个归属地,他可以彻底释放心里的秘密。也是在论坛里,他清楚地知道,日常工作或生活接触中,如握手、拥抱、同住一宿舍、同一餐厅用餐和共用厕所等无血液暴露的接触,一般不会传染他人乙肝。
虽然一直在为消除乙肝歧视而奔走呼吁,但是在成卓心里,“病毒携带者”这个身份是自己一个阴暗的隐私。
等待 希望成为成都“雷闯”
2008年,成卓通过网络与雷闯相识。那时的雷闯通过行为艺术、在杭州挑战乙肝歧视,而成卓和五六个乙肝病毒携带者在成都创办了“E路相伴工作组”,普及和宣传乙肝相关知识。两人经常在网络上交流各自的生活和感受,身在两地,两人都在为共同的目标努力:消除人们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歧视。
2009年9月1日,雷闯拿到了浙江乃至全国第一张发放给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食品行业的健康证。这鼓舞着成卓,他觉得自己应该在成都成为一个先行者,因为这张健康证对他而言意味着一张“社交绿卡”:他可以坦诚地告诉身边的朋友,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但是“与我交往,是安全的”。成卓预料到了这个过程不会顺利。
9月4日,他首先来到成都市疾控中心,递交了申请。9月9日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称他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办理健康证。昨日,成卓先是找到四川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一名工作人员称,我省尚无乙肝病毒携带者取得“食品从业健康证”的先例。针对浙江等地乙肝病毒携带者取得健康证的案例,这名工作人员表示,《食品安全法》和《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先后颁布以后,省一级单位将出台相关的文件和实施细则。由于条例中提到了“有关检查项目由各地方自行制订”,因而各省的情况也可能会有所不同。
同时,一名负责人表示,目前我省乙肝病毒携带者要申领“食品从业健康证”,可先到当地疾控中心办理。若疾控中心认为我省暂无相关实施细则不予办理的,可要求其出具书面回复,并向其上一级卫生主管部门提出申请。他表示,如果成卓通过这一途径能够取得健康证,将成为我省的第一例,也将为以后出现类似情况提供参照。
四川省卫生厅对此的答复是,“卫生部近期会就此问题进行详细说明,到时,四川省卫生部门可能就会出台详细的实施办法。”
据悉,从2009年7月20日,《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发布并实施以来,被媒体公开报道的,全国仅有两个乙肝病毒携带者领到了健康证。
但成卓相信,自己终久也会等来一个令他喜笑颜开的结局。
对话
记者:这张“健康证”对你意义大吗?
成卓:没有实质作用,但是象征意义很大。意味着我取得了一个最权威的认证,乙肝病毒携带者是安全的。
记者:你的行为完全是在效仿雷闯,是想获得关注吗?
成卓:如果成都没有人(乙肝病毒携带者)去开这个头,那么永远不会有进步,我想给成都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做个榜样。办理这个健康证,其实也是科普宣传的过程,我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去消除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歧视。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