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高材生参军抗日成林彪麾下战将 勇敢机智兼得

著名的塔山阻击战时,李福泽将军任四野四纵参谋长指挥是役,功勋卓著,却鲜见文字记载。余问将军:“首长是如何指 挥塔山阻击战的?”将军竟摆摆手对曰:“程子华同志、吴克华同志、莫文骅同志、胡奇才同志、欧阳文同志都写过塔山,你可以找来看看。他们都谈尽了,我没有 什么好谈的了。”由此打住,回绝果断。将军散淡人生可见一斑。

初见李福泽将军便留下“大老粗”印象:黝黑面孔,水泡眼,鹰钩鼻,目光犀利,衣着随意,行为不拘。是时,将军着黑色便装,绿色军裤,敞开领子,卷着裤腿,倚靠在破旧沙发上接受余采访。时隔二十余年,仍记得其破袜有一洞,脚趾露出如生姜,一动一动在余眼前晃。

李福泽将军看似“大老粗”,其实为富家子弟出生的大学生。将军山东昌邑市人,据说父亲是当地大富户,有房产二三百间,后到青岛发展,为青岛啤酒厂股东之 一。年少时,将军吃喝不愁,玩乐不拘,八岁读私塾,十六岁到北京插班读汇文中学,二十一岁到上海大厦大学(后更名为上海师范学院)攻读经济专业,又有史料 记载,将军于大厦大学肄业后考入了上海复旦大学政治经济系。

李福泽将军在上海读大学将毕业时,“卢沟桥事变”发生。将军发了一封电报回家,声称出国留学,需要经费。其父大喜,这小子出息了。立即给他汇去了一大笔钱,李福泽携款回山东老家,以家里四条破枪,组建起了一支武装队伍,并自任队长,抗日打鬼子。

1937年李福泽将军加入共产党,历任中共昌邑县委军事部部长、鲁东游击队参谋长、鲁南第一区队区队长、八路军山东纵队一团团长、山东纵队第一旅一团团 长、旅参谋长、师参谋长等职。胡奇才将军言,李福泽虽然是“大知识分子”,但没有一点知识分子的酸气,他作战勇敢,头脑灵活,不怕吃苦。

李福泽将军作战勇敢机智兼得。

军史载,1939年8月山东纵队发起淄河反顽战役,李福泽将军率领全营首先攻占丝窝村,然后一气攻下十八个山头。

1939年10月,李福泽率山东纵队一支队一营(实际上为团)驻扎五井镇,忽遭日伪军偷袭。李福泽将军急赶赴北门,率一、二连死守,同时命令一个副连长 带一个排从侧面迂回夹击,打退了伪军。继而率一、二连又夺回了五井镇的制高点莲花山,反把日军压制到一片坟地里全歼。《大众日报》于1939年11月3日 发表了题为《庆祝临朐大胜利》的社论,誉称五井之战“是一个伟大的胜利”,是“山东抗日两年来最模范的胜利战斗”。

蒙阴县城是日伪军伸入鲁中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的一个重要基地。1945年3月,为了拔除揳入我泰山和沂蒙山区的这颗钉子,鲁中军区决定用四个主力团和一 部分地方武装发起蒙阴战役。李福泽率老一团担任主攻。战前,李福泽根据蒙阴城内的伪军情况,准备了两个攻城方案:一是派人化装潜入城内,利用内线关系炸开 城门,接应攻击部队入城。二是用强攻战法攻入城内消灭日伪军。是夜,蒙阴城门被炸开后,由于攻城部队未能靠近,敌人复将炸开的城门堵死。李福泽当机立断, 立即下达第二套强攻方案,首克西门,展开巷战,经一夜激战,全歼城四关的伪军,将敌人压缩在城内小围子里。此役,我军共歼日伪军1300余人,解放了蒙阴 城,使沂蒙区与泰南区连成一片。

曾被纠察队员误以为

“违纪的老炊事员”

解放战争时期,李福泽将军曾任鲁中军区警备第三旅旅长、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十一旅旅长、纵队参谋长、第四十一军参谋长。胡奇才将军告余,在东北战场 上,多次见林彪在四野指挥所吃黄豆。李福泽那时在四纵指挥所吃得比林彪要高级,有花生米、大白兔奶糖和酒。都是他父亲从上海、青岛给他邮寄过来的。有时敌 人快打到跟前了,他还不忘呷一口酒和嚼几粒花生米。许多战友都记得他打仗时,右边别枪盒子,左边塞酒瓶子的样子,打仗一得闲,总要掏出酒喝几口。

曾与李福泽将军前后共事五年的四纵老兵王之明言,李福泽将军虽为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领导干部,但他不孤傲清高,无官气骄气,生活简朴,不讲穿着,不讲排场,有一次甚至被人误会为老炊事兵。

1946年四纵在东北通远堡整训,准备国共和美国三方军调部人员视察,当时部队纪律要求极严。某日晨,李福泽将军独自一人上街溜达,因歪戴帽,嘴叼烟, 上衣皱巴巴,油亮亮(长期不洗),被纠察队带到警卫营部。是时,纠察队员向警卫营营长报告:“抓了一个违纪的炊事员。”杨营长一见是纵队李参谋长,连忙赔 礼道歉,大骂纠察队员:“有眼不识泰山!”李福泽挥手止之曰:“他们做得对,做得好!”又表扬营长:“我看你们还真有点周亚夫治军细柳营的劲头!”

李福泽指挥最著名的战斗,无疑是塔山阻击战。

塔山阻击战是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等部队在辽沈战役中,为保障主力夺取锦州,于辽宁省锦州西南塔山地区对增援锦州的国民党军所进行的一次防御 作战。这次战斗,从1948年10月10日开始,至10月15日结束,共进行了六天六夜,歼灭国民党军共计6549人。塔山阻击战的胜利,保障了我军主力 攻克锦州作战的胜利。战后,第四纵队第12师34团获“塔山英雄团”、第36团获“白台山英雄团”、第10师第28团获“守备英雄团”、纵队炮兵团获“威 震敌胆”光荣称号。

据参加是役的四纵官兵回忆,是时李福泽将军任四纵参谋长,阻击战中的作战方案 命令、兵力部署调配等,都出自其手。将军运筹帷幄,调兵遣将,决胜塔山,功莫大焉!但将军与余言:“塔山阻击战中,上有林总等领导的正确指挥,下有四纵官 兵的英勇战斗,我这个参谋长做的是具体工作,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当问及解放军为何能打赢此战 时,李福泽没有空话大话,只补充一条在有关史籍中很少提到的“组织编制”优势。将军言,国民党军队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靠军官指挥士兵,一个排十多个人,只 有一个排长指挥。塔山战场是一个开阔地,一个排散开了,排长如何指挥?而解放军的组织形式,是林彪提出的“三三制”,一个排分三个班,班长都是战斗骨干、 共产党员。一班分三个战斗小组,组长也是战斗骨干。所以“三三制”作战配置,使我军在分散的开阔地战场上没有分散战斗力。

余问李福泽将军有没有写回忆录的打算?将军果断答曰:“我不写。”“现在很多老同志都写了啊!”将军对曰:“我很少看!有的回忆录净把好事往自己名下挂,没什么好看的!”

练出一套对付苏联专家的记忆绝活

新中国成立后,李福泽先后任四十一军副军长、第四高级步校副校长、中南军区司令部军训处处长、作战处处长,1955年4月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兼作战处处长。

林彪熟知李福泽将军的才干。李福泽将军回忆,1953年至1958年,林彪每年都到广州冬休,住“老一号”。时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的李福泽将军上下班均 路过“老一号”,时常遇林彪。林彪一般不太理人,然见李福泽总是笑眯眯地打招呼:“有没有什么事啊?”若李答“无事”,林彪必邀将军“来玩玩”;若李答: “有事”,林彪就言“没有事时来玩玩”。“来玩玩”者,即去“老一号”聊天也。

1958年10 月,国防部批准正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导弹训练基地,李福泽将军由广州军区调西北任基地副司令员。1962年11月,司令员孙继先调离,李福泽任代理司令 员。1970年4月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兼基地司令员。李福泽将军回忆,1960年某日,林彪到兰州部队视察,甫下飞机,便于众多接机将领中一眼认出李福泽, 奇怪地问:“你怎么在这儿?”李福泽告知自己在导弹基地已工作四年了。林彪似乎很兴奋,连连赞曰:“你是大学生,搞这个事情行,搞这个事情行!”

李福泽将军搞导弹果然行。新中国成立后,李福泽将军参与指挥发射过中国第一枚近程导弹、第一枚中程导弹、第一枚核导弹、第一枚远程导弹、第一颗人造地球 卫星。其时,将军放下架子,跟苏联专家学导弹技术。当时规定苏联专家授课,学员的笔记本课后上交保密室保管。为此,李福泽从早到晚探索记忆诀窍,终于练出 一套记忆绝活,基本做到了苏联专家教授的内容过耳不忘、过目不忘。

有一段时间,李福泽负责分管苏 联专家的接待工作,将军将此作为学习的机遇。周末或者节假日,李福泽便提着酒瓶,捧着花生,请苏联专家喝酒。乘着酒兴,向苏联专家问这问那,都是和导弹有 关的问题。将军回忆,喝了酒的苏联专家这时特别大方,有问有答,而且回答得比平时还慷慨大方,详细具体,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

李福泽之子李联林回忆言,自己在大学是学小回路自动控制的。某日,与父亲谈起其专业,父亲眼睛立刻放光,大讲“平台”,“陀螺”,喋喋不休,神采飞扬。

“什么四大五大,

我们这里打卫星最大”

1959年,“两弹”攻关紧要关头,中国出现大饥荒。不但部分参加“两弹”建设的部队撤走了,许多科技人员也被疏散了。某日,李福泽将军到北京开会时, 聂荣臻元帅问:“听说,有的单位把直接从事火箭技术工作的知识分子也打发走了,有这样的事吗?”李福泽答:“有。”将军即向聂荣臻元帅汇报导弹基地疏散科 技人员的事。聂荣臻闻之表情徒然严肃,问将军:“你知道莫塞莱这个名字吗?”将军茫然摇头。聂告诉他,莫塞莱是英国大科学家,原子物理学专家。第一次世界 大战时被强征入伍,死在了战场上。此后,英国政府作出规定,科学家不准到作战部队服役。李福泽将军闻之恍然顿悟,回基地后想方设法把已经疏散到各地的知识 分子请了回来。这就是广为流传的李福泽将军沙漠追“韩信”的故事。

“文革”期间,造反之风刮进基 地。部分官兵搞起了“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要求基地领导与群众对话。李福泽将军坚决不同意在基地搞“四大”,其态度十分鲜明:“什么四大五 大,我们这里打卫星最大,卫星打不上去,一切都扯蛋(淡)。”后某中央领导对基地专门作了批示,“四大”不搞了,但可以通过民主会的形式来解决。批示到达 基地后,党委会上关于是否传达讨论到半夜,同意与不同意,一半对一半。最后,李福泽一锤定音:“不管是谁的批示,只要不利于我们这里的头号任务,就是不能 传达!”

又某日,基地开党委会,李福泽走进会议室,见一位领袖的女儿等也在座,立即板起脸,用手 敲敲桌子曰:“不是党委委员的请出去。”为此江青曾恨恨曰:“李福泽是谁也不敢惹、谁也惹不起的‘西霸天’。”有人谓李福泽胆大包天,敢与领导女儿较劲。 李福泽将军忆此感慨曰:“这种事多了,扯了龙袍是死,摔死太子也是个死,无所谓了。”又“狡猾”一笑,曰:“基地那里,山高皇帝远嘛!”

1996年12月24日,李福泽将军因病医治无效于北京逝世,享年82岁。遗骨分为两处安葬,一处是在他曾经战斗过的东北塔山,另一处是他长期工作过的两弹基地酒泉东风航天城。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