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乔破获重大毒品案167起 怕死的别来禁毒大队

在“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云南缉毒先锋谢家乔、孙洁警官接受了央视《面对面》的专访。

谢家乔破获重大毒品案167起

警方不仅在大路上设立固定卡点,还在通往边境的众多小路设置了流动哨。

2008年以来,由于受国际国内毒情影响,境外毒品运输通道逐渐由云南的西部地区向云南的南部地区转移。谢家乔是西双版纳州府所在地景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指挥禁毒大队,大胆调整办案方法与贩毒斗智斗勇,对入境毒品动态进行了全方位掌握监控,堵截毒源就是他们日常工作的重点之一。

西双版纳位于云南最南部,州境与缅甸、老挝接壤,边境线长近1000公里。针对极其复杂的地形地势。警方不仅在大路上设立固定卡点,还在通往边境的众多小路设置了流动哨。

谢家乔曾在边境线上一个派出所,担任过7年的所长。由于禁毒工作显著,2009年,他出任西双版纳景洪市禁毒大队大队长。事实上,这几年除了设立卡点,堵截毒源之外,他带领的禁毒大队更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打击大宗毒品案件以及抓捕大毒枭。

近些年,毒品案件中“枪毒同流”成了最大的隐患,谢家乔他们每次行动都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最近几年,毒品案件出现了一个新的特点,那就是“枪毒同流”。毒贩在购买大宗毒品时,境外毒枭都会为他们提供枪支作为保护。谢家乔出任禁毒大队长的第一天就遇上了一起特大武装贩毒案。

谢家乔:当时咱们办了一个应该是几十公斤(毒品)的案子,七年的案子了。我们情报这边掌握可能有一批毒品进到中国境内,就是通过调查以后进行布控,进行抓捕。

抓的时候,方法措施是相当到位的,要不然那天禁毒的检查人员可能全部

牺牲了。当时查下来以后呢,因为是冲锋枪,五个弹夹,每个弹夹30发子弹,还有四发是氯弹。

主持人:这个信息你们此前知道吗?

谢家乔:不知道。

主持人:前面你们得到的信息是什么?

谢家乔:得到的信息反映不出来有枪。最后抓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人拼命地跑,他们有一辆车,就往车的方向跑,一跑当时我就知道车里面肯定有武器。

主持人:您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呢?

谢家乔:当时我是总指挥,在抓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冲出包围圈了,就往藏车的地方跑去,我就冲上去把他抓了,结果到他的车上一看,枪全部上了膛的。弹夹压满了,150发子弹,4个手榴弹,还有一支军用手枪,那支军用手枪里面有8发子弹。还有一次,当时情报反映过来也没有子弹,当时是28公斤的案子。这个案子刚刚发出指令冲的时候,对方枪就响了。但是那次没办法,毒品已经到咱们境内了,真的用火力压制住了那支冲锋枪,还是比较成功,也没有伤亡。

为了获取第一手线索,禁毒民警经常需要化装打入贩毒集团内部。

谢家乔告诉我们,与真枪真刀的战斗相比,潜入犯罪集团内部危险性更大。一旦露出蛛丝马迹,禁毒民警基本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在与犯罪集团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谢家乔常常感到困惑。

主持人:有特别困惑的时候吗?

谢家乔:有啊。曾经有

个案件,咱们进行了几个月。一个小问题,三分钟就把这个案全部毁了。咱们的民警进去,有个小细节就暴露了,是公安的军用皮带,进去了毒贩一看,不做了,走了。

主持人:你们这些民警在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中,也不能够随时都保持这样一个清醒谨慎的状态,很难哪。

谢家乔:对,最怕的就是这个东西,偶尔会有打瞌睡的时候,就是看怎么调节,把禁毒民警的身心调整健康,把他们的状态各方面调到最佳。

谢家乔自2009年担任景洪市禁毒大队大队长以来,率领禁毒民警破获重大毒品案件16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9人,缴获各类毒品近两吨。

这几年,谢家乔经常会接到各种威胁电话,境外大毒枭甚至叫嚣着悬赏300万元要他的人头。

谢家乔是全国禁毒战线上的优秀代表,但是在那些犯罪集团看来,他却是眼中钉。这几年,他经常接到各种威胁电话。前几天还有人打电话威胁他。

主持人:怎么说的?

谢家乔:打电话呢就说,你自己看着办,以后你还会退休,你就等着。

主持人:这些话很有杀伤力啊。

谢家乔:对啊,我既然吃这碗饭,我就等你来。

主持人:嘴上这么坚决,内心没有影响吗?

谢家乔:内心肯定有一些想法,要说没想法不现实。

主持人:什么想法?

谢家乔:要是我干其他的警种就不会有这么多威胁。我自己无所谓,我最怕的是家里面的人。前几天有个案件,是隔壁的普洱市办的一个案件,其实这个案件我一点都不知道。被抓毒贩的弟弟跟我玩儿得特别好,他就怀疑是我抓的,是我把情报通报给另外一个公安禁毒队去抓的。毒贩又找到我那个朋友,就是他弟弟,把他弟弟杀了,把兄弟媳妇也杀了,继续打电话给我,说要找我的麻烦,说我把他们家人抓了。

当时打电话给我,我就说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你不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谁能去抓你。当时我特别生气,我就告诉他,还好这个案件不是我抓的,不是我做的,是我做的我一定要挖地三尺,要把这个网络全部销毁。把你所有的现金藏在哪、放在哪都给你缴了。

在谢家乔看来,干上了禁毒这一行,就必须把生死置之度外。由于他对毒贩的严厉打击,境外大毒枭甚至叫嚣着悬赏300万元要他的人头。

你要换级别别来禁毒大队,你要怕死就不要来禁毒大队。

主持人:但是老在这种被人威胁的状态下去工作的话,你的心态能够那么正常理智吗?

谢家乔:好多时候痛苦是痛苦啊,没办法。

主持人:有什么痛苦?

谢家乔:不能过正常的生活。不能带着小孩、带着老婆去公共场所,不能让他们知道我老婆小孩是谁。回家过年,我基本上也是很少出门。

“做人一身正气,为官一尘不染。”这是挂在谢家乔办公桌旁的两句警言。谢家乔认为作为禁毒民警,随时都将面临生命危险和金钱诱惑,如果不解决这两大问题,队伍一定会出现问题。

主持人:当了几年的禁毒大队长,现在重新再看这样的一个位置的时候,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的是什么?

谢家乔:我最常说的一句话,禁毒大队长不成英雄就成罪人。你打得好,把吸毒人员挽救回来肯定成了英雄,要是不去做,毒品泛滥成灾,危害侵蚀很多家庭,那你不是罪人是什么。

主持人:我一直不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下、在这样的条件下,包括这样的心理压力下,怎么去坚守这么长时间呢?靠什么?

谢家乔:靠的就是信念和信仰。这是作为人民警察该做的,这就是职责。我大会小会就是这样说,你要换级别别来禁毒大队,你要怕死就不要来禁毒大队。

孙洁夫妇奉献青春和生命

孙洁的丈夫是新中国第一位牺牲的缉毒民警。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看守所中关押着很多毒品犯罪嫌疑人。在很多人看来,这里也是禁毒工作的第二战场。对于毒品犯罪涉案人员不仅要抓捕,更重要的是帮扶、教育。孙洁是这座看守所的民警,她是2011年调到这里工作的。因为没有孩子,她24小时工作生活在看守所里。之前,她在云南禁毒第一线工作了整整29年。

孙洁和丈夫施翔宁都是新中国第一支缉毒队队员。上世纪八十年代,云南4000多公里的边境线几乎被境外“金三角”的罂粟花所包围。为减少毒品内流,1982年6月,公安部给云南1000人编制,当年招干,当年培训,当年就把这1000人分配到边境沿线公安部门,担负起了堵截毒品的重任。施翔宁、孙洁就是这支缉毒队成员。在漫长的边境线上他们度过了快乐而艰苦的青春岁月。为了找毒源,他们几乎每天翻山越岭四五十公里,为了抓毒贩,他们常常在原始森林蹲坑守候六七个小时。

孙洁的丈夫施翔宁是新中国第一位牺牲的缉毒民警。1986年9月27日。在一场伏击战中,无路可逃的毒贩跳入河中,施翔宁紧追不舍也跳入水中,毒贩抓获了,然而一个突如其来的浪头,却把施翔宁卷进了旋涡之中。施祥宁牺牲的时候,他们领取结婚证才三天。半年后,施翔宁的尸骨在靠近“金三角”的河谷地带被发现,遗体已变为一架白骨。只有枪,还挎在腰带上。

孙洁希望能给他们发一个证书,证明他们是第一支缉毒队伍的成员。

孙洁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在新中国第一支缉毒队过30岁生日之际,能给他们发一个能够证明他们是这支队伍队员的证书,证明他们是缉毒先锋,她还特别希望给丈夫施翔宁也发一个。她说,虽然这个证书不能加工资,不能立功受奖,但这是他们一生的至爱。

在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展览大厅墙上,悬挂着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云南禁毒战线牺牲的48位缉毒民警的照片。从新中国第一支禁毒大队成立以来,30年间,云南缉毒战线共破案25万多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2万余名,缴获毒品200多吨。

48位牺牲民警名单:郭乾锐、阎修廷、伍洪、罗斌、杨发兴、施翔宁、张明华、旷磊、陈建军、赵麻成张国明、李勇、庞如宝、高文亮、苏太德、张永文、余明生、严坤、张从顺、王世洲、温郡权、洪朝梁、李青、尹铭志、张光强、张林、鲁樯、查天力、马耀刚、黄武平、查国荣、张学强、刘远平、张晓华、陈河云、孙铁杨威、杨永昌、董书成、吴光林、张国明、白建刚。

今年2月,在一次缉毒行动中,为保护同事,西双版纳缉毒民警柯占军用身体挡在持枪毒贩面前,毒贩向他的头和胸连开两枪,柯占军不幸遇难。3月11日,西双版纳景洪市十万多百姓,自发地走出家门为这位刚满30岁的禁毒英雄送行。柯占军是牺牲在禁毒战线的第49位禁毒民警。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