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友俱乐部,300元入会,让你轻松爱一场

4月18日,本报报道《狼友俱乐部,300元入会,让你轻松爱一场》,反映位于三孝口邵氏电脑城西侧写字楼中,一家名为“至爱爱吧”的交友俱乐部,采取会员制牵线搭桥,为众“狼友”提供“玩耍”的机会。4月18日,记者再次对此事进行回访,发觉该俱乐部没有丝毫收敛,甚至在网上再度向记者发布“暗示”言语。

记者向公安、工商等主管部门反映,然而因没有明确的法律界定,主管部门难以对其进行实质性处罚,一时处于尴尬状态。

■最新进展

“狼友俱乐部”继续和记者套近乎

“至爱爱吧”老板娘晏姐一定没有看报纸的习惯,否则不会在自己的“事迹”见报后,还跟记者在网上“套近乎”。

4月18日,本报用2个版的篇幅,报道了记者通过暗访,揭露出“至爱爱吧”交友俱乐部的种种“特别服务”:“你给我钱,我给你女人。”“300元加入会员,会员之间随便玩。”“3600元办理大会员,可挑选上流人士,定期举办集体派对。”……

意想不到的是,这篇对晏姐来说可算是负面的报道,丝毫没有引起她的警觉。当天10时,记者再次收到“至爱爱吧”工作人员的QQ留言“这里是至爱爱吧服务中心。是个可为没家的人找爱侣,也可为有家但感情有欠缺的人找朋友的地方。你是否也有需求?”

下午,记者联系上辖区工商部门,工作人员随即对“至爱爱吧”进行查处,办公室里,一张桌子,一台电脑,一个办公的小姑娘,晏姐却不在。执法人员看了俱乐部里的营业执照,确实已经过期,要求查看会员资料时,小姑娘说老板娘晏姐不在,自己不太清楚。

17时许,晏姐急匆匆地赶到辖区工商所,接受了工作人员的调查。她说刚从蜀山区赶回来,下午跟丈夫在法院办理离婚手续,耽误了时间。“我们也是小本生意,混口饭吃。”说着说着她竟快掉下泪来。工作人员让她隔天把俱乐部会员名单拿过来,并特意嘱咐:“有些钱可以挣,有些钱挣不得。”晏姐点头,掩上房门退出去。

主管部门想要处罚有点难

记者曾在4月15日前去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反映此事,听完记者描述,民警表示,去年公安部门就听到有群众投诉这家俱乐部,公安部门随后联合工商部门,对该俱乐部进行检查,“它只是提供一个平台,会员之间的行为只能算个人行为,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这家会所的违法性。”因为难以取证,最终公安部门将该案件交由工商部门处理。

庐阳区工商局长江中路工商所丁姓负责人谈起这个案子,至今记忆犹新。“我们刚刚去查过,和去年的情况没什么两样,一张桌子,一台电脑,一间办公室。”他说,工商部门主要查处这家俱乐部的主体资格,如果确实是俱乐部营业执照有问题,执法人员将督促其进行补办;谈到俱乐部“露骨”的宣传口号,丁所长表示将责令其进行整改。

“实际上就是打黄色‘擦边球’,话讲得充满诱惑,吸引那些渴望激情的年轻人自动送上门来。”他坦言,这种交友俱乐部不像食品、中介行业需要有关单位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比如一些不规范的婚介公司,经营条件门槛特别低,这也给工商部门查处带来了困难。只要其经营过程中不涉及纠纷、诈骗行为,工商部门很难取证介入。

“虽然不在我们的职责范围内,我们还是提醒这家的老板娘,做生意要讲道德,去年她已收敛许多,没想到今年又开始冒头了。”

■各方说法

律师:经营方式上可以进行约束

为所谓的“狼友”提供交友平台,这样的“擦边球”式经营到底该由谁进行约束?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雪松认为,从经营性质上来说,“至爱爱吧”并没有违法,它好比一个婚介公司,为双方提供联系的平台。至于会员双方如何相处,纯粹由两人个人素质决定。

“如果这家服务中心为会员提供便利,怂恿、唆使会员发生关系,这就属于违法,但它却没有,顶多也是工作人员口头说说,这种‘擦边球’在法律上的确很难界定。打个比方,QQ里有人裸聊,这肯定是不对的,难道说QQ为他们提供聊天平台,就也应受到法律制裁?”张雪松表示,晏姐的这种经营方式,只能说超出了正常经营范围,涉嫌违规,作为主管部门,是可以对这种违规行为进行约束的。

社会学家:距离违法有时只一步之遥

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安徽婚姻家庭研究会副会长王开玉认为,现如今类似的交友平台在网络上屡见不鲜,作为主管部门,理应对这类行业进行规范。

王开玉说,交友俱乐部的存在有其一定积极意义,“很多年轻人通过这样的平台相互认识,以此组织一些集体活动,比如踏青,聚会……实际上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受时下不良风气的影响,很多年轻人一味追求刺激,催生了以此为土壤获利的“特殊”交友平台。

“违背道德和违反法律,有时只有一步之遥。”王开玉认为,如果任由这些不良交友平台发展,会对社会中形成的道德底线构成威胁。因此,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如果法律没有对这个“盲点”进行明确界定,那应该定出相关规则。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