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药酒:落地金钱是致命的毒药

谭医生出来了!”美小护赵大胆像看见这条新闻后第一时间告诉了我。

忙完一天的抢救室工作,我赶紧打开手机,果然看见了这条迟到的消息。

看见因为科普某品牌药酒而被拘禁多日的谭医生面容憔悴,我的内心有一丝禁不住的难过。

让我感到难过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在用金钱包装的罪恶面前,善良的个人显的如此渺小;二是我们大多数人依旧严重缺乏基础的医学常识,依旧在被那些烙印在我们骨髓里的愚昧基因坑害着却浑然不觉。

四年前,刚刚立秋,户外的气温还停留在秋老虎的尾巴上。

一位48岁的男性患者座在了我的面前,他告诉我:“从中午吃过饭后就觉得头晕,帮我看看是不是血压又高了上来。”

在听见患者第一句话的时候,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那会是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一场抢救。

“血压完全正常,110/80mmHg。除了头晕你还有其它症状吗?”

“没有了,哦,对了,我还有一点胸闷、恶心、手指头好像也有一点麻木。”

在我的提示下,患者断断续续说出了更多的症状。

在现实工作中,经常能够遇见类似的患者,他们要么无法准确说出自己的症状,要么会无意间遗漏很多重要的信息。

一个有经验的医生,应该能够通过简单的沟通技巧让患者说出更多事实的细节。

“你喝酒了?”

在闻见患者身体上散发出的淡淡酒精味后,我甚至一度在内心腹诽:“肯定是酒喝多了的原因。”

“我没有喝多,最多不超过二两酒。”

患者的回答又让我排除了酒精中毒的可能,二两白酒对一位48岁没有高血压、糖尿病的成年男性来说,很少会导致明显的头晕、胸闷、恶心、手指麻木。

但是,有两种常见情况却不能排除:那就是因为饮酒而诱发的急性冠脉综合征和双硫仑样反应。

这两种情况是生活中比较常见的,也是大多数患者容易患下的错误。

甚至有一些人在明明知道自己存在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的情况下也会大量饮酒,也有些人在服用某些头孢类药物后依旧饮酒。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不是不知道可能会出现的严重后果,而是他们存在侥幸心理:倒霉的不可能是我。

在怀疑这两种情况后,我将患者带进了抢救室:我准备第一时间亲自为患者做心电图检查。

急诊抢救室有着自己的心电图机器,对于那些高度怀疑心源性疾病的患者,我都会在急诊抢救室里第一时间为他们做心电图检查。

这样不仅可以节省患者在心电图室排队的时间,也可以尽量避免因为延误诊断而出现的风险。

患者躺在了治疗床上,我正准备连接上导联,一切都在按部就班中进行着,就如同我为其它普通病人诊治的流程一样。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患者突然在四肢抽搐了几下之后出现了意识丧失!

“快,有人不行了!”

我承认在患者突发意识丧失的那一秒钟,我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内心也有一丝慌张。

因为我根本没有想到过,自己步入医院的患者,会在我面前突发意识丧失,更加没有想到过导致患者意识丧失的原因竟然是:心跳呼吸骤停!

幸运的是,患者是在抢救室里完善心电图时突发心跳呼吸骤停。

电除颤、胸外按压、呼吸机辅助通气、肾上腺素反复静推、胺碘酮抗心律失常、多巴胺维持循环…….

经过20分钟的心肺复苏后,在经历三次的电除颤之后,患者恢复了自主呼吸和心跳。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抢救成功,患者随时会再次陷入死地,因为导致患者先是头晕、胸闷、恶心、手指发麻,继而心跳呼吸骤停的根本原因依旧是个谜团。

直到40分钟后,当患者的妻子赶到医院之时,我才得以了解真相。

导致患者一度陷入死地的原因很简单:药物中毒!

这位48岁的男性患者在五年前因为交通事故而导致全身多处骨折,从此之后便遗留有多处关节疼痛的毛病。

一周前,患者从某朋友处得到了一瓶药酒。

将药酒拿回家后,他兴高采烈的对妻子炫耀说:“这种药酒叫做落地金钱,治疗风湿病关节痛效果非常好!”。

也正是因为他对妻子说出了这种药酒的名字,我才得以很轻松的知道了病因。

“他才喝了三顿,每次都喝的很少,又可能吗?”患者的妻子始终不能相信是这一瓶药酒的原因。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看似很美的落地金钱,其实还有一个让医生害怕的名字:乌头碱!

落地金钱只是乌头种植物中的一种,其它包括:川乌、草乌、附子、铁棒锤等等。

乌头碱的中毒剂量只有区区0.2mg,致死量也仅为3mg-5mg。

它不仅可以作用于神经系统,让患者出现先兴奋后麻痹,更加可以直接作用于心肌细胞、刺激迷走神经!

简单的说:它可以让患者出现头痛、头晕、视物不清、烦躁不安、恶心呕吐、言语不清、胸闷心悸、呼吸困难、肢体发冷、心律失常,甚至心跳呼吸骤停!

后来这名患者被送进了病房进一步治疗,而我再也没有遇见他。

“你猜他出院后,会不会埋怨那位送药酒给他的朋友?”赵大胆好奇的问我。

是否会埋怨朋友我不知道,但我敢肯定的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在服用什么药酒了,尤其是那些自制的药酒!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